网络旅游网站网

【旅行日记】[高雄·垦丁] 台湾心跳声

LIVE杂志 2018-12-05 16:11:45
台湾心跳声
[高雄·垦丁]


“那常春藤攀上生锈的消防栓
像蝴蝶离不开有花香的地方
宁静的小巷 一杯永和豆浆
我在细细品尝 恬淡的家乡
霓虹灯点亮 关于夜市的想象
孩子们捉迷藏 在找爱吃的糖。”
《台湾心跳声》


这首歌是上海世博会时台湾世博馆的宣传主题曲,当时听来就对台湾抱以了一种亲切感,尤其是作为生活在快速发展时期的上海的年青人,逐渐习惯了灯火辉煌,习惯了海派的大气精致,便逐渐觉得自己脱离了烟火;而台湾心跳,仿佛让我的纯真年代也鲜活了起来。听着身边路过的台湾人说话时的可爱语调,随意一瞥看到路边乘凉的阿公阿嫲,在街角吃饭时飞驰而过的一辆辆摩托车……便觉心头温热,童年记忆破茧而出。

每个人心口都有这样的一个台湾。同行的人感慨现在的台湾是20年前的上海,此话说着有些自夸的意思,但当真拿如今的上海与高雄一比,却是道出了一份事实。从高雄机场上空俯瞰这一名叫台湾的小岛,没有高楼林立,没有大片的钢筋森林,是大量的绿与错落有致的灰黄相交。而我们发展得太快了,每天过着快节奏化的生活,时常脑子一个打结便忘记了昨日这个相同的时辰我们在做什么,但想不起来似乎也无关紧要,因为每日都如同千篇一律。


很多时候,为了融入生活的圈子,人就成了生活的机器,我活着,也失忆着。
而台湾在缓慢得跳动着,大陆人唏嘘台湾的发展迟滞,而我却热爱这一份迟滞,迟滞的台湾储存记忆。
高雄作为台湾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一座工业城市,但同时它还是鱼米之乡,工业的比例被调配得刚刚好。
从高雄市寿山上望去能看到西子湾的风景,蓝天白云衬照着蔚蓝的海面,足以一洗夏季的闷热。寿山上有很多的行车道,游客可以选择走上去,当然也可以自驾,见得最多的却是骑行者,骑行者多是游客和学生。当地的司机告诉我们很多的香港人喜欢骑单车来寿山爬山,他还用一种惊叹的语气说他所见过的最小的骑行者还是个7岁的小女童。此处依山傍水,生活节奏慢却充满了活力,我仅身为这匆匆过客中的一员,看这种生活,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

这里是寿山上的民居。一排都是这样的平房,虽小却显得干净温馨。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在门口放上这样的盆栽。各家门前都会贴上“五福临门”“恭喜发财”此类的门联,让我时常有一种“穿越感”和“亲切感”。我们的童年几乎也是在贴有门联的门口一点点地长高长大的,一点点地由一个看着大人贴门联的孩子到帮着上了年纪的长辈贴门联的人。


不想承认自己是个有“寻根”情结的人,因为“寻”字让现在的我感觉自己一无所有。


在这里,在隔着家乡一个海峡的地方,我却嗅到了这种气息。


一时间怅然若失,理不清思绪。

寿山是个神奇的地方。它以前也被叫做“打狗山”,这是原住民的土称呼,后来被官方改名叫“打鼓山”,也被简称为“鼓山”。山上有很多的野生猴子,之前把猴子和猿猴混为一谈,到了寿山一看,才发现之前实在“孤陋寡闻”。猴子体型小小的远不及猿猴体型庞大,小而灵活,见行人在旁观望也没有隐入树丛不见,反而从绿叶里探出来,召集伙伴攀上一棵光溜溜的树。于是乎,就呈现出偌大一个猴家族在树枝上和人两相对望的场景。


你说人观猴,我却说猴观人。
怕是人猴双方都觉得分外稀奇。
实在逗趣。

寿山山下除了有国立中山大学还有打狗领事馆。打狗领事馆是近代帝国主义侵袭时英国在台湾设立的。馆内树立了很多蜡像,模拟出了近代台湾的灰色历史场景。


这里是当时双方谈判的场景。


(驳二艺术特区)游客与逼真的墙绘


台湾在近代曾被日本占领过一段时期,这一特区其实是由几排仓库改整而成,还保留着日本殖民统治的痕迹。

趁着放上这张六合夜市的空当,我也想大声感叹一下台湾的物价是多么适合普通老百姓生存,台湾的水果价位是多么适合大学城的孩子们。几乎是差了一半的价格却享受到了高了一半水准的食物,实在让我流连忘返。


真诚的台湾人把真材实料放在食物里,也放在情谊里。


吃得我满满的感动。

这次台湾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便是垦丁了。


车行了一路,最大的观感是:环山傍海。视野刚从左边层层叠叠的山峦里抽离,便被右边的碧海蓝天所吸引。


最热闹繁华的垦丁大街上,可以见到身材健美、皮肤晒得均匀的男女挎着冲浪板在街上走,街两边各式各样的店铺,有民宿、音乐餐厅、酒吧、舞场、沙滩鞋泳装店等等,不同于高雄,一来到这就能感受扑面而来的热带气息和台湾街头文化。


傍晚6点左右,垦丁大街便会开始热闹起来,在大街的白色标志线内,小吃摊位们逐渐就位,形成了颇有特色的垦丁夜市。几乎每路过一个小吃摊都会停下来买上一份食物,各式香肠、魔鬼鸡排、炸鲜奶、甘蔗汁、港式丝袜奶茶、木瓜牛奶、海鲜烧烤……而除了食物,还有套娃娃之类供以玩乐的摊位,边走边吃边玩似乎是边消耗脂肪边享受美食的绝佳搭配。

夜市的人群如潮,但不得不称赞的是夜市秩序井然


如果让我给垦丁夜市打个标语,那必然是“热闹中的秩序,台湾人的文明”。白线把大街分为了夜市区和行驶区,来逛夜市的人群控制在白线内侧以保证车辆在道路中央能顺利行驶。只是两条白线,而非两排栏杆。保持夜市中的秩序,这可就要靠人的自觉了。


夜市中人流混杂,但地面上却很干净。但也让我很痛苦的是,较之上海街头隔个几米就可以看到一个垃圾桶,垦丁大街两旁垃圾桶竟是寥寥可数,只好揣着塑料杯塑料盒在人群里挣扎,也好奇台湾民众是怎么处理手头剩下的垃圾的。待终于走到SEVEN-ELEVEN,一看,了解,两个大袋子里全是群众们迫不及待放下的垃圾。


想起几年前我看到了一篇关于台湾垃圾分类的文章,目的是要大陆学习台湾净化我们的城市。我特意在台湾处处留意垃圾桶,没有这篇文章说台湾分了好几种种类的垃圾桶这么夸张,甚至比大陆还简单些,如在机场,就只有“可回收”“不可回收”两类。也是,分垃圾桶不是谁分得多就得胜了,首先要保证周围环境整洁再来处理废物利用问题。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妄想一步能完成两步所需的过程。分了这么多,还是虚设。


哎,台湾台湾。

一个礼拜不到的行程只够我小逛这几处地方,一篇推送也只够描绘我些许思绪。


倘若觉得还看不够台湾那就趁着假日,自己去体味体味啦。


感受不一样的台湾心跳。


那么,温暖的台湾,我们下次再见。


排版/陈诗怡 摄影/陈诗怡


Copyright © 网络旅游网站网@2017